【短篇】连心

第一次点梗有太太喂粮,超有纪念意义的!!!乖乖张嘴,吃完我还要舔盘子!(//∇//)小心心和小蓝手麻烦点进文里点,我就留个纪念,拜托拜托🙏🏻

立树_爆炸boooooom:

·之前小可爱 @几何徒刑Lx (不知道该叫什么orz但是都是小可爱) 的点梗,关于两个人的初次肢体接触(其实老张是故意的.jpg


·吴.没发现被欺负了.邪 and 张.欺负吴邪真好玩.起灵


·写完以后脑子里都是黄色废料


·杭州的地铁人真多啊人真多






出门的时候我瞅了一眼窗外的一片刹车灯,拿手肘推了推坐在一边的闷油瓶,说:“小哥,咱们坐地铁去吧。”


他眼睛斜过来看了我一眼,点点头。


王盟打电话过来说盘口上的账出了点问题,事情分个轻重缓急,我问了些详细情况,其实也不是太严重,只是王盟这家伙向来一惊一乍的,和他说了多少遍要稳重要淡定,结果这家伙每次电话打过来第一句话都是“老板老板,事情不好了”,搞得我每次一接他电话都是一个激灵。


因为不是太急的事,我就打算晚点再过去,悠哉游哉地吃完晚饭,我还在沙发上靠了一会儿才起身。


闷油瓶已经穿好鞋在门口等我了,他不去其实也不打紧。再说,我一大老爷们晚上出门也不用担心被劫财劫色,结果我挂完电话手机还没放下,他倒开了金口,说:“一起去。”


穿鞋的时候,我嘴上念叨着“哪有什么大事”,心里还是止不住地开心。


 


而半小时之后的我坐在地铁一号线上,无比后悔“坐地铁去”的这个决定。


人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我知道杭州人民对公共交通的热爱的确是无法阻挡,我和闷油瓶之间只隔了半米左右,我的目光却要绕过好几个弯才能看到他额前细碎的刘海——好歹我和他都是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还能看得见对方。我低头看了看在我旁边,只到我大腿根的小男孩,他正死命地抬起头,脑袋转来转去,可除了腿什么都看不到,小男孩皱着眉头咬着嘴唇,好像马上要哭出来了。


好在到武林广场下车的人挺多,虽然车厢里还是比较拥挤,但我运气不错地找到了空位,我一屁股坐下,刚打算招呼闷油瓶过来,那个在我旁边的小男孩就抢占了我旁边的位子,等到闷油瓶好不容易挤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眼神中流露出疑惑的时候,我只好冲他摆摆手,那小男孩倒是坐下以后就安静了很多,也不再是一副哭哭啼啼的样子了。


所以情况就变成了我坐在位子上玩手机,闷油瓶站在我面前看着我玩手机。


刚过了凤起路,人又多了起来。我是抬头的时候才发现车厢里又恢复成了人轧人的状态,因为站在我前面的闷油瓶一直和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手机看久了眼睛有点酸,我一抬头,才发现我仿佛是人群里的孤岛,在闷油瓶的背后是乌泱泱的人头,而我和他之间,却被他的身体支撑出了一方不大不小的空间。抬头的动作我一下子对上闷油瓶的眼睛,我以为他一直在看我的手机,没想到他一直在看我。


我捏着手机,有点不知所措,连忙避开他的目光,左右晃晃脑袋。


“外公外公,快过来!”我旁边的小男孩坐在位子上,两条腿短短的也够不着地,在人群中寻觅了一会儿,发现目标似的眼睛一亮,开始朝人群里一边招手一边喊。过了一会儿,从人群里挤出来一个老大爷,一看见男孩子,脸上一副担忧的神色缓解了一些,说:“跑那么快,外公都要找不到你了……”


男孩子脸上反倒露出一点得意的神色,一副诡计得逞的样子。


地铁转过一个弯,不知道是速度太快还是人太多的缘故,整节车厢都打了个趔趄似的摇晃了起来,我虽然坐着,但后背也没靠在位子上,一个不稳人就朝前面倾倒过去,整个人都结结实实地跌进闷油瓶的怀里。


眼前的所有景物一下子全部收进了他黑色的外套里,高于室温的热度扑面而来,虽然隔着衣服,但是鼻尖一沾到他的体温,我整个人就从脖子红到了天灵盖。


和闷油瓶把这层窗户纸捅破到现在,我也没这样近距离接触过他。


脑子一下当机,我腾地一下站起来,要不是闷油瓶的反应实在是快,我的脑袋和他的下巴肯定就来了个亲密接触。


不过就算闷油瓶躲过了这一下,我们附近的乘客都被我吓了一跳,连旁边那个一直叽叽喳喳吵闹着的小男孩都安静了下来盯着我看。


刚刚跌到闷油瓶怀里的那一阵还没过去,现在所有人都盯着我看,我僵了三秒,这一代九门中最聪明的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余光瞄到旁边也带着震惊神色的老大爷,朝着我本来的位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那个,您、您坐吧,我站着就行。”


老大爷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语气缓和了一些,向我道谢,我连忙说不用不用,转身的时候看了一眼车窗玻璃上我自己的倒影,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感觉脸上还是红红的。


应该差不多唬过去了,我看旁边几个一直在往这边瞟的人转了回去,稍稍松了一口气。


地铁加速了一下,我连忙转身去找拉手,结果额头堪堪从闷油瓶额头上擦过去,我们差不多高,这一下要是他背后随便有个人稍微动一动,我和他就要实打实地亲上了。


近,太近了。


我俩几乎是贴在一起的,地铁加速带起刺耳的声音,我却能感觉到,他一呼一吸间,带着体温的气息拂在我的脸上,身旁的那么多人都好像是不存在一样,一下子就只剩下了我和他,连他的呼吸声我都听得真切。


我手足无措起来,目光转来转去也不知道看哪里好,头顶上的拉手也没拉稳,好不容易维持住了平衡,也不敢去看他,只是稍稍朝他瞥了一眼,却总觉得他眼睛里带了点笑意,一瞬间的事,我甚至感觉是我的错觉。


还没等我再多思考一会儿,下一秒右手就被闷油瓶握住了,我几乎要跳起来,感觉浑身都不自在,手上不安地挣扎了一下,可是地铁里实在是太挤了,空间非常有限,我的动作反而换来了闷油瓶稍微加大了一些的力量的反应,完全挣脱不开。两个大男人,就算住在一起,平时也不会有太多亲密的动作,我活了这么多年,除了谈生意的时候和别人握手,也没怎么和别人拉过手。


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从被握住的右手上沿着手臂一路传到大脑,他的掌心温热,手掌上的皮肤紧紧地压在我的手背上,我感觉自己手背上的筋都突突地跳起来,甚至有一些痒酥酥的触感泛上来。


我不知道自己手上的那一片的皮肤有这么敏感,我甚至觉得自己能感觉到他手心里血液流过时的细微颤动,我的手背和他的手心之间的那缕缕稀薄的空气变得炽热无比,和他的呼吸一样,一下一下穿过我,我的手指动了动,指节能触碰到他手指内侧的薄茧,那种痒酥酥的感觉就是这样来的。


随着地铁的晃动,我和他握在一起的手在衣服下摆上摩擦,我不清楚他会就这样拉我过去,还是保持不动,一种令人着迷的不确定感笼罩着我,罂粟一般缠了一圈又一圈。我想,现在要是转头再去看一眼身后的车窗玻璃,一定会觉得自己红得像是一只煮熟的虾。


“定安路,就要到了……”地铁上的广播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来一点,我稍微往后退了些,留出一些距离,对闷油瓶说:“小哥……要到站了……”


差不多也该把我放开了吧。


我看向闷油瓶,捕捉到一点他眼神里一闪而过的笑意,他“嗯”了一声,手还是没有放开。


小男孩也从座位上跳下来,坐在旁边的外公连忙一把拉住男孩的手,怕他走太快摔了似的,带着他往车门挪。


十指连心,所有来自手上的感觉都完完整整地传递到了左边胸膛里跳动着的地方,闷油瓶还是拉着我,也带着我往出口走。人流开始动起来,我不知道我们俩交叠在一起的手会不会被别人看到,但是我能感觉到,一些属于闷油瓶的情绪,也一点点挤进我的心里。


比方说,他不会放手。


比方说,他会和我一起走。


来自指尖的情愫传递开来,祸福相依,休戚与共。


不过,后来见到王盟的时候,他还是绕着我看了好久,瞧了瞧闷油瓶又瞅了瞅我,等我走过了,听到他憋出一句:“今天也不热啊……老板的脸怎么这么红……”

评论
热度(70)